Casanova

人生没有正确路

深夜六十分:告白的前一晚

关键词:失眠 / 料理




11:30
冬日、周五、夜晚、寒假前一周、宿舍大厅、和松懈的A班。

“侑子慢慢回头,惊恐地发现,玄关上方的天花板,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女人正不紧不慢的伸出她血红的双手...”
芦户瞪大黝黑的双眼,环视坐在沙发上的同学一周,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自己对面的电气。
“上鸣君,你看看你后面..”
不,不是吧... 上鸣电气缓缓回头,一只沾染着“血”的手套正悬空浮在他的肩上,空气沉默一秒后,飞快而强有力地按住了他的肩膀!

“啊啊啊啊啊!!!!!救命!!!!!!!!鬼啊!!!!!!!”

大厅里为制造气氛而仅留下的一盏灯,此时也突然“刷——”的一声熄灭。
空气再次沉默了一秒,紧接着是来自全班的尖叫
“啊啊啊啊啊!!!!!!”



与此同时,爆豪的房间。
“我说,你们什么时候滚啊?要打游戏去自己房..” 爆豪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,不耐烦的吼着面前两位好友,正准备将人赶出去,房间却突然陷入黑暗。
“啊!可恶!!!关键时刻啊!!”濑吕懊恼的放下手柄。
切岛同时也放下手,转头看坐在床上的爆豪:“诶?怎么回事,停电了?”
“既然停电了那就立刻给老子回..”

嗙!!!
房门被猛地推开,上鸣哭唧唧的扑向众人
“切岛!!爆豪!!救命啊啊啊!客厅闹鬼啦!!!”

爆豪看着今晚第二次打断他说话的白痴脸,默默握紧了拳头。





11:40
听完来龙去脉,切岛一边揽着上鸣向楼下走去,一边笑弯了腰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上鸣你果然是傻的吧?! 猜都知道肯定是叶隐啊?一定是她们女生串通好了要整你哈哈哈 ”
“停电肯定也是你小子刚刚突然放电了吧?整栋楼的电源明明在客厅外面的院子啊,你刚刚是放了多大电??”濑吕拿着手电筒也跟在后面一起嘲笑上鸣,一边还不忘招呼着爆豪一起下楼看热闹。
“吵死了,这下惨了,我明天肯定要被相泽老师骂死..诶?客厅怎么有光?”

派阀几个一起探头望去,只见客厅中间,轰默默燃烧着手里的火焰,周围是刚刚一起听鬼故事的同学们。

“啊,上鸣!你胆子也太小了吧?居然跑上楼?!” 芦户回过头,大声嘲笑。
“噗...” 众人也纷纷笑开,开始奚落上鸣,间接还掺杂着对他突然放电造成后果的抱怨。
“什么啊!刚刚停电的时候你们不也被吓到尖叫了吗!”
“那也只有你一个人怂的跑上楼了啊!胆小鬼上鸣!”
“就是啊,要不是多亏轰同学,现在什么也看不到啦!”
“是啊是啊!而且超暖和啊~”

被提及的轰被大家围在中央,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,只是抬头看着走过来的派阀几人,隔了一秒后又像是终于注意到后面的爆豪,眼神对视后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
嘁,这个半边笨蛋,看什么看,倒是不慌不忙的。爆豪愣了一秒,手插在裤兜里,有些懊恼的急忙转过了头。


“好了好了!已经快十二点了!虽然是第二天是周末,作为学生还是要早些休息睡觉。来吧!大家一起收拾客厅吧!”班长打断正吵吵闹闹的众人,站起来开始分配任务。
“啊,班长好无聊。”
“不愧是饭田。”
“哈哈好了,饭田君说的对,而且明天轰君和小胜还要去补习,大家一起打扫早点休息吧。”
“都说了别叫小胜小胜的叫啊!臭书呆子!”
“.....”
“百百可以做一盏灯给我吗?”
“嗯,没问题。”
“上鸣你别偷懒啊!罪魁祸首还不来帮忙!”
“怎么这样?那濑吕你们几个也别跑!一起来帮我啊!嗯?爆豪人呢?哇太狡猾了吧!!!”
“关爆豪君什么事啊?你好好打扫!”
“轰君!这里看不清楚,可以过来一下吗?”
“哦,好。”





11:50
“好的,各位辛苦了!现在请大家按顺序上楼吧!”饭田看了看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客厅,站在楼梯口又开始召唤大家。
“哇,搞什么啊这么夸张?上个楼而已嘛!”
“我作为班长,有义务保护每一位同学的安全!因为没有灯,所以请大家小心上楼,不要发生踩踏事件!”
“哈哈,饭田老妈。”​
“轰君,不上来吗?”
“没关系,我去倒一杯水再上去,你们先上楼吧。”
“好,那这个手电筒我留在这里,晚安了。”
“嗯,晚安。”

朝绿谷挥了挥手,轰呼出一口气。等大家都上楼后才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。
果然还不够熟练啊,下次找个机会练一下对小型火焰的温度保持吧。轰低头看着左手,准备去厨房给自己倒一杯冰饮。

而刚走到咖啡机面前,一只拿着马克杯的手突然伸过来。

“哦。 ”轰眼中闪了闪,抬头看向左边的爆豪。
“大半夜喝什么咖啡?想失眠一整夜?”
“…抱歉。”
“拿着。”
轰接住马克杯,黑暗中并不能看清杯中的内容。轻轻尝了一口,带着蜂蜜香气的牛奶味缓缓通过舌尖,再流向某处。
“温的啊…”
“废话哪那么多!赶紧喝了给老子滚去睡觉!”
不耐烦的吼着,爆豪又转过头不去直视轰,并悄悄的在心里庆幸一秒,这因为白痴脸所造成的停电局面。

不然自己该死的发烫的双耳,一定会被半边混蛋看见的吧。



时间悄悄流去,仿佛只有一朵花绽开的一瞬,又仿佛麦哲伦环游世界一样漫长。
轰依旧站在自己面前小口喝着牛奶,从小严厉又良好的教育使他站的挺直,抬手举起牛奶的角度也仿佛是拿尺子精心测量过一样优雅又悦目。
可恶。爆豪悄悄看了眼手表,11:58,这一天就要过去了。

“听着,轰。我...”


“呀~~果然刚刚听了轰的话后,我也想喝水了!诶?爆豪??什么嘛,我以为你早就回房间了?” 几束光同时却又杂乱的打过来照亮了厨房。爆豪透过一束,看见轰抬头看向自己有些疑惑的眼睛,而下一个瞬间,又迅速将眼光放在了自己身后熙熙攘攘回到客厅的同学身上。
“是牛奶!睡前喝牛奶不是可以安眠嘛?轰君真聪明啊!”
“哇!我也要喝!丽日也要来吗?”
“要喝!出久君喝吗?也帮你倒一杯吧。”
“啊..好!!谢谢丽日桑。”
“绿谷你是不是脸红了?”
“...”
“哈哈哈小蛙吹你不要乱说啦!来来来,喝了牛奶我们一起上楼吧!”

“.........白痴脸!!你给老子滚过来!!”
爆豪胜己,今晚第三次因为某人被打断了说话而恼羞成怒中。





12:00
轰:与A班一起喝牛奶,并收拾厨房。





12:10
爆豪:收拾派阀。





12:20
盯着轰喝完牛奶,再伺候完一群祖宗,等回到房间时,早已过了爆豪为自己所约定的时间。

裤兜里传来一下震动,爆豪靠着门,一手烦躁地挠了挠脑袋,一手拿出手机。
“啧,都这么晚了。 ”看了眼时间,他打开手机锁屏,点开消息通知栏。


「爆豪,明天补习一起去吗?我在客厅等你。」是来自半边混蛋的短信。

「谁他妈要你等啊?明天你自己先准时下来再说!」

「还有,你这笨蛋是真打算熬夜?现在放下手机给老子乖乖睡觉!」

「好。谢谢刚刚的牛奶,晚安。」

「... 」

「?」

爆豪盯着手机,微微发光的屏幕映着他有些不甘心的臭脸。
而随着翻身床单发出的轻微声响,他面向天花板轻轻道:

“可恶啊,明天我绝对会说出口的。半边混蛋给老子等着吧。”





12:30

「晚安。」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些废话:

写给爆轰六十分的,恭喜在国内也开始活动啦!!
一篇给各位太太做对照试验组的辣鸡幼儿园文笔,大家多多包涵。

文章名字就是深夜六十分,因为写的时候其实超时了,但是爆轰所经历的,正好深夜一小时嘛!(强行解释.jpg)

另外,我在此向各位太太下跪,我这样的都出来献丑,心动不如行动,今日您产一份粮,明日坑里多芬芳!!请各位太太不要犹豫的加入吧!(田园广告语播放中

评论(3)

热度(79)